谢谢每一位

Dazeeeee

© Dazeeeee | Powered by LOFTER

[暗表|架空] 都市传说

· 大学四年级生王x社会人/游戏王棒,年下

· 对之前某个片段式短篇的补充

· ↑ 即使没看过也不影响阅读







  正在准备文件的游戏不经意间望向窗外,有点被外面一片黑压压的景象吓到。

  照理来说已经习惯了,作为享负盛名的“游戏王”,每到求职季都会被公司当作活招牌拉来参加企业说明会,但这次前来的人数有点超乎他的想象。

  高层认为这是他Ins粉丝数越来越多的正面效应、鼓励他好好加油;游戏知道潜台词是要自己别忘记多加班去完成为此耽搁的本职工作,只好默默给自己打气、告诉自己可能会有不少年轻人因为自己微不足道的解说心怀憧憬地进入这个行业、为世界带来出色的作品。

  啊,而且……还有一个正在努力的人呢。想到这点,游戏更有干劲了。



  他的恋人亚图姆如今也是一位大四学生了。

  求职热潮开始后,游戏本以为亚图姆会问自己相关的事情,为此他还抽空去请教了自己要好的同事,没想到恋人却一点动静都没有。既不查阅求职网站,也不练习填写履历,更不要说做线上测验、和同级生交流有关的信息。

  游戏其实不太了解大四学生求职的烦恼(例如他们会不会性情变得特别敏感、拒绝透露憧憬的企业之类的),虽然试着以学生时代面临重大考试的心情去想象,但作为一个高中毕业后去海外学习两年便被现公司破例直接内定的人,实在不敢轻率地说自己可以理解他们的心情,面对恋人的事情就更是如此。所以尽管有点担心,游戏还是选择了不多过问、转而在生活上更关注对方的需求。


  直至某天午休时无意中听到几个女同事的对话,游戏才改变了想法。

  其中一位女同事说她和长跑男友分手了,原因是对方突然说要调到外国分部、事前却完全没有和她商量,她明白到自己在对方的人生计划中是个可有可无的存在。

  游戏当时就觉得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绷紧了,过后独自烦恼了一阵子,最后还是直接问了恋人接下来的打算。

  亚图姆听了他的问题后皱起了眉头,那个表情令游戏越发不安起来,但是对方沉吟片刻后所说的却完全出乎他的意料——关于对方显赫的家世、被责任压着的人生轨迹,以及对方现在已经接触了一部分实务工作的事实。

  游戏听完只觉脑中一片混沌。他的确隐约感觉到恋人没什么经济压力,以往只把这一点归结于对方在风险投资上的惊人天赋,但真的了解到对方的家世后才意识到,还有许多细节光靠这个理由是没办法解释的,而它们现在一下子从记忆深处涌现出来奔向逻辑的归宿了。

  不过比起这些,他最在意的果然还是……

  “那、那我,你,我们,以后……”

  亚图姆愣了一下,而后凑过来笑着亲了一下他的额头:“我的父母很开明,伙伴不用担心,”说完沉默了几秒,“倒是我……伙伴你现在,对我、是什么想法呢?”

  这次轮到游戏愣了一下,他正思考自己对亚图姆除了喜欢还能有什么想法时,又听到对方语气晦涩的补充:“伙伴太耀眼了,而我……自己在赚钱没错,但是我的起点比其他人更高,这点我也无法否认。和伙伴比起来,我……”

  游戏有点慌乱地按住对方的嘴唇、阻止了后面的话。

  那一瞬间他的脑海里出现了不少反驳的话:这样的人很多,不是每一个都像亚图姆那么优秀哦?即使和其他更年长的人相比,亚图姆各方面的能力和待人接物的周到程度也绝不会逊色!更何况你头脑明晰,对自身的规划非常明确、执行力也非常强……

  但是他早已暗自决定不会对恋人摆出阅历更丰富的年上姿态。

  “你是笨蛋吗?”游戏皱眉,捧住他的脸、不断印上安抚的吻,“要我夸你的话,到天亮都说不完啊……”

  真要说的话,在生活方面迷迷糊糊的自己才是觉得能和亚图姆在一起幸福得就像梦一样。自己真的从亚图姆身上学到了很多、也被他这种认真的性格迷得神魂颠倒啊。

  万般思绪到最后变成了那么干巴巴的情话,幸而体贴的恋人一如既往地包容他的笨拙。在对方把浅尝即止的吻发展为更深入的前戏时,游戏也不禁松了口气。



  好的方面是,那之后亚图姆不再忌讳关于家族和工作的话题。据他自己所说,之前因为怕游戏会觉得他很差劲才稍微回避讨论这些事,不过他从来没对游戏说过谎。

  游戏回忆过后惊觉的确如此,进而某种程度上产生了自我厌恶,这大概算是不好的方面。

  在一起那么久才知道对方的背景,说得好听一点是完全纯粹地投入于恋情本身,说得难听一点的话根本就是不关心恋人吧?这不是可以以性格迷糊为借口来狡辩的事啊。

  他不止一次感叹和亚图姆在一起后生活太快乐又溜得太快,但回想起来,这其实全靠对方一直都在温柔地配合他。就连他因为工作而忽略了对方的时候,对方也只是体贴地说希望他多休息。

  明明……不用那么温柔也没关系的,责备他也没关系的。

  真正差劲的,是一味沉溺于对方的温柔而无知无觉的自己。


  游戏看着自己手上的花束,搭配得体的颜色是店员大力推荐的、在毕业仪式上送给“朋友”的不二选择,此时映在视野里却刺眼得令他更沮丧。他看了一眼时间,决定回头再去一次花店。

  年轻的女店员看到他大汗淋漓地跑回来说要再买一束玫瑰时似乎自行想象了什么电影般的剧情,眼睛亮晶晶的、脸上也满是欣慰与鼓励的表情,给他递上鲜艳的玫瑰时还握着拳轻声说了句“加油”。

  看,就连素不相识的陌生人也觉得这种花才适合送给喜欢的人吧。有点自嘲地如此想着,游戏的心情却好了一些。

  ……就算、发现自己很差劲,也绝对不要退却。

  要一点点、一点点地,努力令亚图姆更幸福。


  不过……作为一个男性拿着两大束花走在校园里果然需要、勇气?

  事实上他只顾埋头走路,也不确定周围人有没有对自己行不礼貌的注目礼,只是在瞥到父母群体时发现他们并不像自己这样抱着很多花而已。

  值得庆幸的是他先前按照亚图姆的吩咐戴了帽子和眼镜,但一想到对方肯定是怕给自己添麻烦才这样叮嘱,游戏心里那股难以形容的情绪就更强烈了。

  他照着LINE上亚图姆的消息找到对方的所在地,远远地就看到对方的身影。

  亚图姆把西服外套搭在肩上,衬衫的袖子卷到手肘处,修长的四肢随意地摆放着,视线不经意间飘向他这边的那一帧画面在游戏眼里简直就像模特儿的硬照一样动人,主题是漫不经心的迷人气质。

  对方和他目光对接后很快就满面笑容地迎面走了过来:“伙伴不是要去企业说明会吗,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后半部分交给下属了,”游戏犹豫了一下,豁出去般把藏在身后的两束花递出来,“这、这是给亚图姆的!”

  “啊?谢、谢谢。”亚图姆显然没猜到他会送花(其中一束还是玫瑰),难得流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神情。

  噗嗤。本来还紧张害羞的游戏看到他的反应反而放松下来,抑制不住内心那阵悸动,凑上前去亲了一下对方的脸。

  “……伙伴!”亚图姆惊呼出声,游戏才意识到自己到底做了什么事——在公共场所,有违民族含蓄特性、本能驱使般吻了自己的恋人(同性)。

  说、说起来,送玫瑰,本来就,超高调的……?

  “呜啊……我、我……!”游戏心里一边大喊糟糕一边下意识想转身的时候被亚图姆拉住了手,而后他听到对方在身后问:“伙伴想去哪里?”

  也、也是哦……游戏不好意思地转过头来,看到对方的表情果然是无奈之中又有无法掩饰的满足,脸一下子更红了。

  “谢谢你,伙伴。我真的……很开心。”亚图姆抱着花,而拉着游戏的那只手揉了揉他的虎口,在花束的掩饰下秘密调情。

  游戏抿了抿唇以压制自己的微笑,动了动仿佛触电了的手指、回握住他的手。


  还没卿卿我我多久,从亚图姆身后传来的元气满满的声音就打断了他们:“亚图姆——不来拍照吗?”

  亚图姆侧过身,游戏看向来人,下一秒就被对方的装扮吓到——这、这不是闪电战士吉尔福德吗?!咦、他身后的……是黑魔术师和黑魔导女孩!

  游戏看了一下周围,才发现自己身处于cosplay的盛典,其中又有许多人都打扮成决斗怪兽的样子……刚刚是因为急着见亚图姆才没留意到这么壮观的景象吗?!

  待他感叹完这种自己不曾亲身经历过的大学生活,那边亚图姆和友人的简单交谈也结束了。那位友人终于注意到了他的存在,问道:“这位是……?”

  亚图姆的视线转回他身上,向友人晃了晃了他们牵在一起的手:“我的恋人。”

  游戏倒吸一口气,自我介绍的声音都不太稳了:“你、你好,我是武藤游戏,请多多指教……非常感谢你一直以来对亚图姆的关照!”

  “我叫城之内克也,也请你多多指教。”名叫城之内的青年似乎被他一本正经的语气弄得有点拘谨,有点迟疑地问,“游戏……我以前在哪里见过你吗?”

  糟、糟糕,应该更轻松开朗地面对亚图姆的朋友才对……而且亚图姆特地叫自己戴了帽子和眼镜,结果自己下意识就说了全名……呃、可是,想坦荡面对他的朋友啊。

  至少,这种事对自己来说绝对不是麻烦嘛。


  亚图姆对上游戏的目光时就明白对方在想什么了,用力握了一下对方的手以示安抚,随后笑着感叹道:“城之内君果然很少关注这种事呢。”

  “啊?到底是什么事啊?!”

  友人一头雾水的模样让亚图姆觉得很有趣,而且对方刚才听完游戏自我介绍后的表情,明显是不敢相信游戏自然流露的年上语气所表现出来的真实年龄,这一点也戳中了他一直觉得自己恋人长相幼齿可爱的隐秘趣味(有时看到恋人Ins的粉丝留言有类似的观点,他也会悄悄地开心一下)。

  虽然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嘱咐了游戏稍作乔装,但让对方和自己的挚友互相认识的话,果然还是会很高兴。而且是自己朋友的话,也不用担心他们会随意声张恋人的事。既然游戏也是这样想的,自己当然很乐意带对方进一步认识自己的圈子。



  随后亚图姆找了个居酒屋,正式把自己的恋人介绍给朋友们认识。

  游戏摘下帽子和眼镜之后朋友们发出的夸张是在意料之内,不过他没想到他们立刻便围攻了自己以往对感情生活保密的态度,倒是搞得游戏非常不好意思。

  大家喝过酒后本就不多的拘束都消失了,热情地缠着游戏给他们讲攻略,有几个带着游戏机的朋友甚至当场就开出了自己苦手的关卡请他帮忙。游戏比起在Ins上和粉丝互动时讲解得更有耐心,思路清晰得令人忍不住为之喝彩(他才发现游戏的酒量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厉害)。

  攻略讲得差不多后余兴节目也没停止。许是方才cosplay决斗怪兽的余韵还未散去,朋友们很快又请游戏和他们决斗,一次又一次地惨败,却一次又一次地欢呼切磋得很开心;自己的朋友和恋人相处融洽,初次见面气氛便热烈得出乎想象,一直默不作声地看着他们的亚图姆仿佛才是今天被带来介绍的一方。

  “……亚图姆,很开心的样子?”趁着朋友们激烈讨论上一盘的combo,游戏凑过来悄悄问道。

  “很明显吗?”亚图姆摸了摸自己的嘴角,的确是翘着的。

  “不要光看了,你也来决斗吧,”游戏拉着他交换了位置,而后站起来拍了拍手吸引其他人的注意力,“大家——亚图姆要上了哦!”

  “哈——?亚图姆也要决斗吗?!”

  “虽然亚图姆经常给我们的牌组提建议,但他从来没有在我们面前决斗过呢。”

  “原先以为他决斗很烂,后来发现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我们很好奇啊。”

  游戏惊讶过后笑意盈盈地解释道:“亚图姆不仅仅是决斗厉害哦,应该说所有的游戏他都很擅长。我们共用一个牌组,里面有一半都是亚图姆的心血。我们平时也会一起玩新上市的游戏,我写攻略的时候亚图姆也会给我提意见……啊,我平时经常在结语里感谢的A君就是亚图姆呢!”说到这里时游戏笑着感叹道,“‘游戏王’这个称号,事实上绝对不只属于我哦。”

  这番大肆赞美后,全场安静了几秒。紧接着是炸开似的各种恍然大悟的发言。

  “哦?难怪亚图姆君不在我们面前决斗呢——”

  “肯定是怕暴露游戏先生你的存在吧。”

  “啊、啊?”突然被点名的游戏还反应不过来。

  “绝对是,绝对是!有些稀有卡只有游戏先生使用过呢。”

  “可是为什么不重新组一个牌组?”

  “你懂什么叫决斗者的浪漫吗?那是充满爱的牌组,没事为什么要重新组?”

  “站在对方身后默默守护的那种浪漫呢。”

  “喂喂,你们看,他是不是脸红了?!”

  “那个……可以开始决斗了吗?”一下子成为话题中心的人本来还沉浸在恋人的话里回不过神来,此时瞥到身旁的恋人已经一副害羞得想凭空消失的样子,终于忍不住转移话题。

  “好,决斗就决斗!放马过来吧,亚图姆!”

  “笨蛋就是容易被转移注意力啊……”

  “喂,你说谁是笨蛋啦!”

  ……

  完美的一天。



  这种感觉就是幸福吧。

  亚图姆很喜欢看游戏Ins下面的粉丝留言。对恋人的骄傲以及恋爱的甜蜜,只能借看到大众与自己相同的观点时类似于找到同道中人般的喜悦宣泄出来。他知道,那是以一个同性的半公众人物为恋爱对象所要承担的、近乎地下恋般的焦灼感。

  但是自从游戏和朋友们认识之后,他觉得心里的某个缺口慢慢变小了。

  其实游戏从来都没要求对这段恋情保密,但亚图姆嫌自己还没办法与对方并肩、也没办法在这个不宽容的环境更好地保护对方。想必游戏对他这种心情也有所察觉,但选择了呵护自己作为年纪较小一方的自尊、一直温柔配合自己。

  只是直至对方用眼神传达他想要好好认识自己朋友的愿望时,亚图姆才意识到,自己或许一直都在隐隐约约地任性着。

  在伙伴面前,总能挖掘出自己意想不到的一面。比如说,明明从青春期后就不再为与众不同的出身而烦恼的自己,竟然曾经那么担心伙伴会对此有什么不好的观感。

  或许也挺好的吧。甚至伙伴可能也会有相似的体验?


  “伙伴最近好像没那么忙了?”

  “啊?……因为,我最近想要试试看呢,时间管理……之类的。”

  亚图姆点点头,从旁边取出一个空盒子:“正好给你看看,今天在LINE上给你看的设计图做出样品了。”

  “呜哇——实物超可爱的!”游戏看到盒子上星星形状的公仔时眼睛都亮了,跃跃欲试地要去拉它额头上的纸质刘海,“可、可以吗?”

  “当然可以,样品就是要看效果的,”亚图姆失笑,伸出手去给他示范,“喏,拉一下的话下面就会出现一个口子,薯条就从这里拿出来。”

  “好可爱、好可爱!”游戏一面拉着公仔的刘海,一面对他的主意赞不绝口,“它叫Iguyo吧,为什么取这个名字?”

  “这个形象预计会用于整个系列的商品,到时我们公司会投放动画广告,让它喊着‘いくよ’(i-ku-yo)出场和其他反派角色对战的话,大家很快就能记住商品的名字了。”亚图姆省去了自己的私心部分,给出了完美的官方解释。

  游戏听完又开始把他夸得天花乱坠的,他不禁好奇,如果对方知道了所有的理由还会不会这么坦率地赞美自己。


  后来这款薯条的发售日当天正好有一场决斗怪兽地区赛,游戏作为特别嘉宾去和现场的AI决斗了一回,回办公室前在Ins上更新了一条这款薯条的软广告。

  亚图姆刷出这条更新时心里有点惊讶(准确来说是惊喜?),习惯性地先往下滑动浏览了一遍留言,而后忍不住在LINE上问游戏有没有看粉丝的留言,对方显然又因为工作太忙没留意到他的消息。

  亚图姆转而去回味留言,一边看一边感叹有些粉丝的洞察力真的是敏锐得可怕。

  Iguyo这个名字的字母打乱顺序后可以得到“游戏王”(Yu-gi-oh)的谐音,这一点很快就被发现了。嗯……毕竟很多粉丝都是文字类游戏的爱好者嘛,这也是理所当然的。这类粉丝主要是在盛赞游戏连吃个零食都很有品味。

  而看了游戏与AI决斗直播的粉丝,则因为游戏决斗前也喊了“いくよ”而觉得很应境,其中一部分提到放学或者下班后会去买一份来试试。

  当然也有不少人看出了Iguyo的外形和游戏非常神似。

  综合以上信息,一些粉丝直接得出了“Iguyo的设计者和游戏有私交”的结论。


  ……当事人意外迟钝呢。亚图姆挑眉,仰起头开始漫无边际地想象这份“私交”会被揣测到什么程度。

  理性、综合分析一遍当前情况的话,就算那一小部分无论游戏做什么都会联想到恋爱的、心思细腻的粉丝因此产生怀疑,最多也只能到达“传闻”的程度。

  在真正糟糕的事发生之前,自己一定要快点长大才行——成长到,自己可以真正保护到恋人。

  这也是他对自己立下的、不会改变的誓言。


  现在的话……果然更在意伙伴看到这些的反应。

  亚图姆这么想着,带着难以抑制的甜蜜感受点赞了恋人的新Ins。

  



FIN☆

评论(9)
热度(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