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每一位

Dazeeeee

© Dazeeeee | Powered by LOFTER

[暗表|架空] 超尴尬现场遇同班同学

• 大学同班同学设定

• 对渴望真心朋友的内向duelist请温柔地投其所好

• 连婴儿车都不算




  武藤游戏想要一头撞死在旁边的青眼白龙雕塑上。


  晚上回到家,刚好碰上从房间出来喝水的合租室友。对方身上那种浓重的事后气息简直侵占了所有感官,叫人无法忽略。


  室友主动认罪,称其与女友太久没见面,实在是干柴烈火忍不住,违反了与游戏之间的合租约定非常抱歉,第二天就会寻找合适的转租对象,并承诺接下来的半个月都请游戏吃饭。


  然而,目前他还有一件难以启齿的事需要游戏的帮忙。


  “武藤君,能不能请你帮我去多买一盒套子?我的库存快完了……拜托你了!我真的很爱她,想要尽全力满足她……这是我一生的请求!”


  所谓的老好人,就是指自己这种明明已经很生气却还是不忍心拒绝别人的家伙吧。回想起室友的话,游戏不知道自己此刻是什么感想。他扶着青眼白龙的雕塑深呼吸了几口气,再三确认四周无人,随即豁出去似的朝不远处的成人用品自贩机挪过去。


  如果到便利店去买,估计会更加不好意思吧……加油啊武藤游戏!按下去!马上就结束了!



  “……请问,你是游戏同学吗?”


  在商品“卡啦”一声地掉出来时,身后传来试探性的疑问,游戏的心脏在那一瞬间停止了,随即惊吓过后的心跳比任何时刻都强烈,游戏能感觉到自己的脸开始发热、身体也开始冒汗。


  “啊啊啊啊晚上好!”他掩耳盗铃似的把商品藏在背后,强颜欢笑地朝身后人问好,此时才在昏暗的灯光下看清来人的面容。



  眼前帅气的青年,正是自己的同班同学亚图姆。


  游戏和他并不算很熟,但有一次上课恰好坐得比较近,下课后稍微聊了几句,在各种社交软件上加了彼此为好友。


  虽然在那之后他发现了自己和亚图姆可算是有不少共同爱好,但目前他们还只能算是点赞之交,想必像亚图姆这么优秀的人加自己为好友也只是出于礼貌吧,不然他们恐怕根本不会有交集。


  是的,游戏并不会那么天真地认为亚图姆已经把自己当成朋友了。亚图姆帅气,品味好,学业优秀,也很受各种女性和男性欢迎。



  ——也就是说,来之不易的点赞之交亚图姆,目击到了自己在成人用品自贩机前购买商品的现场。


  几句无营养的对话后,空气陷入了令人窒息的沉默。


  游戏整个人都僵着不敢动,紧紧盯着自己的脚,简直希望自己凭空消失,心里还有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例如亚图姆在昏暗的天色下其实并没有确切看到他买了什么的决定性瞬间。


  “……游戏同学,你,已经有女友了吗?或者说……男友?”亚图姆的语气听起来有点犹豫,想必他也尴尬得不知所措吧?


  “不,不是的……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游戏急得连忙摆手,但他显然是忘了自己手上还拿着东西,刚刚才从自贩机新鲜出炉的商品顺着一道抛物线“啪”地一声落在地上。


  最大型号的字样清晰无比。


  恍惚之间游戏听到了吸气声,但他无法辨别是谁发出来的。是他,抑或是亚图姆,还是他们两个都——


  他看到亚图姆的表情一下子变得比刚刚还要复杂许多。不过下一秒,亚图姆恢复了冷静,非常自然大方地从地上捡起商品,递给还在发懵的游戏。


  “刚才问了你不礼貌的问题,抱歉。”亚图姆露出了平时那种温柔体贴的笑容,顿了两秒后补充说,“祝你幸福。”


  “等、等一下,亚图姆同学,请听我说!”


  游戏几乎要用尽全力般挽留。不知道为什么,亚图姆转身离去的背影让他的心脏有如被绞紧般难受,脑海中只有一句话在回旋——绝对不能让他误会!


  幸运的是,亚图姆真的回头了。


  游戏非常激动,想要被理解的心情非常激烈,忍不住把事情的起因全部交代清楚了。


  可能他的语气不小心带上了一丝委屈吧,亚图姆一直安静地倾听着,时不时点点头,在他说完后认真地安慰:“辛苦你了,游戏同学。”


  亚图姆并没有指责对他来说素未谋面的室友,也没有对自己这种性格和处事方式发表什么评论,这让游戏心生感激,同时也不由自主地更欣赏他了。


  “不过你其实不用觉得尴尬,成年人购买这种商品,是……非常正常的,”亚图姆揉了一下鼻子,“刚才是我失礼了,抱歉。”


  游戏歪了歪头。他直觉亚图姆话中还有什么潜台词,但他理解不了是什么,于是放弃追究这层深意。正想表示对方没必要道歉时,又听到对方轻咳了一下。


  “虽然你的室友更应该搬走,但如果……你不想继续住那个房子,要不要考虑搬来和我一起住?”亚图姆有点缓慢地说,“我现在住的房子有点大,我一直想要找个人和我一起分担各种费用……如果你决定搬过来,不用担心转租的麻烦,我们一起处理的话很快就能解决了。”


  “亚图姆同学……”对方竟然为他着想至此,游戏差点就要软弱地眼眶泛酸了。


  ——自己老被说是老好人,游戏很清楚,就因为自己不会生气,所以大家才会觉得自己无论怎么样被对待都没问题吧,但是怎么可能总是没问题呢?在发现朝夕相处了几年的室友也轻易违反了合租约定时,说不伤心是假的。


  但还是有人这么温柔地对待自己。


  亚图姆可能只是温柔体贴地对待每一个人吧,但他为自己考虑了那么多,还要假惺惺地说自己不需要他的好意的话,就未免太侮辱他那广阔的胸怀了。


  “谢谢你……亚图姆同学,帮了我的大忙!”游戏真心实意地双手握紧了同班同学的手,语气间感动已经无法隐藏。


  亚图姆愣了一下,随即眼神有点游移,“对、对了,我之前在ins上看到你最近在玩以甘多拉为皇牌的牌组,你搬过来后,我们就决斗一次看看吧?”


  嗯?亚图姆同学,难道是在……害羞?游戏眨眨眼睛,认为自己在电光石火之间已经理解了对方难为情的理由——自己别的地方很差劲,但决斗说不定……还不错?亚图姆同学也真是的,明明他自己用的皇牌黑魔导就很强(这也是在对方的ins上得知的),是自己要多多向他学习才对啊!


  在感觉到自己的牌技被对方认同之后,游戏内心抑制不住地感到雀跃,要不是记挂着室友交代的事,他简直想要拉着亚图姆在路灯下聊到天亮。


  游戏看着已经走到尽头的路,不禁叹了一口气,“我已经到了呢,今天真的很感谢你,亚图姆同学!明天我再找你讨论租约的事情。”


  “……好的,再见,游戏同学。”亚图姆也笑着道别。




  回到家里正好又遇到室友出来喝水,手上还拿着矿泉水瓶,估计是要拿给他女友的。


  如果没有遇到亚图姆,这满屋子糜烂的气息肯定要让他发疯,但一想到要搬去和亚图姆住,心情也好像被魔法卡整理过一样变得平静,给了室友他需要的东西后简单交代了一下自己即将搬出去的事实,这一天就基本结束了。


  洗完澡擦着头发时LINE发出了新信息提醒,游戏随手点开。


  「游戏,你睡了吗?」


  「想着你要搬过来,我还是尽早收拾一下屋子比较好,你对室友有什么要求吗?」


  明明分别前才说过明天联系的,亚图姆竟然又找他聊天了。看着那在不知不觉间变换了的称呼,游戏心里觉得暖暖的,想了想决定以亲近一点的语气回复对方。


  「还没有呢,亚图姆才是,现在已经很晚了哦?就先不要管收拾的事了。」


  「对室友的要求,现在变成只要不带恋人回来过夜就够了哦。」


  原以为这样说就能简单地结束话题,没想到亚图姆的话语里好像蕴含着魔力,诱惑着他打开话匣子,等到他发觉时两人已经聊到了凌晨,最后还是自己困得不行了才依依不舍地结束了对话。


  可是这样也不错啊,交到了一个非常不错的朋友。


  这样想着,游戏心满意足地进入了梦乡。





  “游戏……好可爱啊,像果冻一样。”


  “嗯啊!你、你住嘴啦……”


  游戏脸红得快要炸掉,他知道,亚图姆又在拿“最大号”事件来逗弄他。可恶……自己好歹,也是有男人的尊严的!


  这么想着,游戏出其不意地发狠夹了对方一下,果然对方立刻闷哼了一声。


  “呃嗯……游戏……真是狡猾。”


  狡猾的是亚图姆吧,不知不觉就侵略了他的心,总是让他情不自禁,明明约定过绝对不会带恋人在一起住的房子里做这种事的……


  但如果说他们已经不是室友、而是恋人的话,那就没办法反驳了啊。


  可是,就是这样的亚图姆,把他迷得神魂颠倒的。



  亚图姆最喜欢看的就是游戏这种从不在别人面前展露的表情。


  游戏在别人面前总是温柔的,过分体贴的,像只兔子一样可爱,也令自己一开始不敢太唐突地接近他,真不敢相信现在他就在自己怀里,还会恼羞成怒地“惩罚”自己。


  他们近乎感恩般更紧地抱住对方。




FIN★


评论(25)
热度(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