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每一位

Dazeeeee

© Dazeeeee | Powered by LOFTER

[暗表|架空] 深夜相拥的恋人

• 大学生王×大人棒,年下年下年下

• 纯粹腻歪的日常日常日常






  晚上11点,寂静的房间中突然响起了几声微小的叩击,轻柔得亚图姆几乎以为是自己的幻觉。


  门外的是他半个月没见面的恋人武藤游戏,屋内小灯幽黄的光在亚图姆的阻挡下只剩几缕投到他的脸上,那双大眼睛微微闪动,局促不安的情绪无处可遁。


  那一瞬间许多此前半个月的琐碎幻想在亚图姆的脑海中呼啸而过,例如自己突然出现在眼前这个工作狂的公司楼下,或者家门前,在恋人惊讶之时把对方按在墙上亲到天旋地转。总之,没想过“伙伴出现在我的家门前”。


  亚图姆察觉到自己的心跳几乎是在自己看到恋人的同时就开始加速,但除了初始短暂的惊讶,他完美地控制住了自己的表情,温柔地让开了位置并把恋人搂进了家门。



  “伙伴怎么想到这么晚过来?”


  “啊……加完班后就顺便,过来了。”


  亚图姆听到背后对方紧张不安的语气,正在倒水的手不由自主地有点停顿,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毫无预警地冒出来。


  游戏当然不是顺便过来的,他工作的地方离自己的住所非常远,而且他们今天在LINE上唯二的两句交谈中游戏提到今天晚上要加班到很晚。


  明明已经工作到那么晚了,比起千里迢迢过来与自己见面,亚图姆更希望他回去好好休息。但另一方面……就像不小心跌倒了的小孩子,本来还可以忍着泪水,被大人安慰了一下就忍不住哭着撒娇一样,游戏语气中笨拙的愧疚似乎突然就让自己过去半个月的寂寞变得特别委屈了,这委屈中还隐隐有些窃喜。


  “先喝水。”转过身的时候亚图姆再次整理好了自己的表情。


  游戏乖顺地接过杯子,在微微仰起头喝水的同时视线不曾离开过亚图姆,后者也正不动声色地细细打量他的线条,喉结随着游戏吞咽的动作轻轻一动,而这小小的运动也被游戏看得一清二楚。


  游戏放下杯子的时候,房间内的气氛已经不一样了,好像空气中有一股甜蜜又澎湃的波动,他受到引领伸出手去抓着亚图姆的衣领,对方随即捧起他的脸,那一刻游戏悬着的心完全放了下来。



  嘴唇相触,双方的舌头极有默契地伸出来寻找彼此,味蕾反馈给大脑的刺激仿佛一幅被展开的地图,他们循着每一个线索去挖掘对方被取悦的反应,在给予的同时也激烈地索取,不知不觉间已经完全沉溺在彼此的味道中。


  游戏的双臂无力地攀在亚图姆的脖子上,对方那仿佛要把他吞食进腹的气势让他喘不过气来,脚下一软就倒在了身后的床上,亚图姆也被带着往下压。


  “唔……啊!”双唇分开后游戏下意识惊呼,亚图姆敏捷地托住了他的头,但两人的骨头撞在一起还是有点闷疼。


  “抱歉伙伴,你没事吧?”亚图姆连忙撑起自己的身体,紧张地查看游戏身上有没有损伤。


  游戏看到对方那保护过度的样子不禁“噗嗤”一声笑出来,亚图姆一开始只觉莫名其妙,但游戏像是笑上瘾了似的,越笑越起劲,甚至笑到自己也觉得不妥,要把脸埋到他的肩上,亚图姆才总算反应了过来。


  “……好了,你快去洗澡。”尽管从不会觉得自己表达多一分爱意就少一分闲适,亚图姆还是因为恋人这毫不掩饰的“嚣张”有些难为情。


  “可是我没带衣服哦?”游戏微微歪头。


  “穿我的就好,”亚图姆轻轻地敲了一下他的额头,“刚刚突然跑过来就没想到这一点啊?”


  “可是我太想见亚图姆了,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意识到与自己几分钟前的说辞矛盾了,游戏的声音不自觉地越来越小 ,偏偏待他抬头一看,亚图姆的微笑……看起来还非常游刃有余……


  “啊,我去洗澡了!”游戏觉得再待下去自己的脸就要烧着了,急匆匆地推开亚图姆,闷头冲进浴室就关上了门。被他晾在原地的亚图姆失笑地摇摇头,从衣柜里找了睡衣和贴身衣物出来。


  拿着衣服推门进去的时候,恋人朦胧的身影在浴帘上映出来,禁欲了半个月的亚图姆脑海中又浮现了之前那些琐碎幻想的后续。


  “……我把衣服挂在这里就行了吗?”


  “嗯,谢谢你,亚图姆。”


  对方在沐浴中完全放松的声音明显很疲倦,而且对方似乎没听懂自己含蓄的暗示……想起对方浓重的黑眼圈,亚图姆的理智又回笼了。



  果不其然,沐浴完毕的游戏出来后就一直不停地打呵欠,亚图姆为自己刚刚及时刹车的念头暗暗松了一口气。


  “亚图姆,我有件事想问你……”游戏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有点难以启齿地说,“内裤的尺码……”


  “啊,伙伴觉得奇怪吗?”亚图姆立刻意会,“之前就有预感伙伴总有一天要在这里过夜,所以前些天我去买了适合伙伴的,还合身吗?”


  “合、合身的……啊,那套衣服难道是给我明天穿的?”游戏还没品味完这种被记挂着的幸福感,很快又因为对方手边的东西感到惊喜。


  “嗯?是的,”亚图姆举高了衣架让恋人看得更清楚点,看起来有点烦恼,“图案和颜色对于伙伴来说会不会太黯淡?果然伙伴还是穿粉红色更可爱吧……”


  “不,我觉得这套就挺好的了。”游戏斩钉截铁地打断他。无论说多少次,亚图姆都还是会把他藕粉色的衬衣说成是粉红色,果然这种爱在手上堆满银饰的家伙在这方面缺乏常识啊!


  游戏把亚图姆搭配好的衣服挂在床边,心里还有一些莫名其妙的兴奋。


  前几天亚图姆在ins上发了学园祭的照片,当时他就穿着这套衣服,帅气得不像话,身边围着各种各样的女孩子和男孩子,看得出他们都很高兴,甚至好一些人不拘小节地搂着或是压着亚图姆的肩膀……其实那是一张很好的照片,只是内容让那天的游戏感到有点难把注意力放在工作上而已。那天他还抓紧了一切喝水的空隙问了一下对方学园祭的事情,可惜一向聪明的恋人完全没读懂他的情绪,回答总是没切中他旁敲侧听的事情。


  明天,上传一张穿着这套衣服的照片吧。



  “伙伴,睡不着吗?”


  听到从身后传来的轻柔呼唤,游戏翻过身去抱住恋人,感到对方也立刻回抱住自己,不禁微笑起来,“我好想你哦,亚图姆。”


  容易害羞的游戏很少这么直接说情话,亚图姆为此愣了一下,揉了揉恋人的头,“我也是。”


  “我这么忙,你会不会生气?”游戏软软的声音从他的颈窝处传出来,温热的气息喷在他的锁骨周围,有些痒。


  “我生气的话,伙伴就不会这么忙了吗?”亚图姆轻叹了一下,手指缠着游戏的头发打圈圈,“那伙伴就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吗……”


  生气是不至于的,只是见不到伙伴很寂寞。自己就像一株不断汲取伙伴的温柔来生存的植物,明明不想一味索求又无能为力。那种无法为伙伴分担的感觉非常令人焦躁……而且,伙伴越是努力便越是耀眼,为伙伴骄傲的同时又……有时候,会有点不知所措。


  如果未来某一天为这样的事产生了愤怒这种程度如此严重的负面情绪,一定是气自己还没办法与伙伴并肩、保护伙伴吧。


  好想快点长大啊。



  “伙伴什么时候顺便带几套备用的衣服过来吧?”上次伙伴被劝着带了洗漱用品过来,这次成功的话,下次再把游戏机和电视搬过来……一次一次地,等到这个小屋子装不下两人的所有东西时,就问伙伴要不要一起在折中的地点找个更大的房子吧。


  试探性的问句没有得到答复。亚图姆轻轻挪了一下,果然听到恋人均匀的呼吸声——对方已经睡着了。他有点不甘又只好无奈地缓缓调整了一下两人的姿势,再把对方搂到自己怀里。


  晚安。他在跟着沉入梦之前,温柔地在心里对恋人如此说道。





  “喂,你知道吗,游戏先生更新ins了诶!”


  “什么?!首赞是不可能了,我有可能拿到第一千赞吗?!”


  “就你那手速,能拿到第五千赞就不错了……”


  身边有两个校友吵吵闹闹地经过,热议着被称为“游戏王”的武藤游戏最新的个人动态,俨然一副迷弟的姿态。


  亚图姆不动声色地掏出自己的手机,熟练地点开恋人对外使用的ins。



  游戏今天心情可能非常好吧,破天荒地附上了一张生活照,文字部分也不像往常那样是对时下大热游戏的分析,而是同样十分富有生活气息的:“快休假了,今天窗外的花开得好漂亮呢。”


  底下粉丝们的评论大多数是逮着游戏先生上线的时候求攻略,有些是求直播,还有一小部分比较感性的粉丝敏锐地问游戏先生是不是恋爱了。


  亚图姆带着一种自己也难以描述的心理津津有味地翻看了近百条评论,才退回去仔细研究起恋人的照片。


  穿着自己衣服的伙伴,在窗外正值繁盛的鲜花映衬下,笑容显得更加可爱了啊。


  伙伴快休假了的话,自己现在就应该开始准备约会了吧,邀请伙伴在自己家多住几天好了……



  漫无边际地展开了甜蜜的畅想,亚图姆发现自己的嘴角早就不受控地翘起了,随后怀着这种幸福的心情,献上了自己与大众别无二致的赞。




FIN

评论(7)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