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每一位

Dazeeeee

© Dazeeeee | Powered by LOFTER

[暗表|架空] 烈酒与蜂蜜

· 自由翻译王x技术总监bi棒

· 一个心思深沉又纯情而且意外地颇具行动力的人追求真爱的故事

· (大概吧)




  “如果遇到喜欢的类型,武藤君也可以邀请对方共创‘美好’回忆啊。”

  武藤游戏一个月前告诉某位同行业的老前辈自己要参加外国的技术交流会时,对方建议他找一位优秀的翻译以节省沟通成本,最后还神秘地留下了这么一个“忠告”。

  游戏对此不置可否——他过去在一些无法推却的酒会中的确有听过某些同行与翻译之间的艳闻,但老实说比起在公共场所听人侃侃而谈这类私事,他更想回家多过几个存档点。

  “既然你想避免这种事,不如我给你介绍一位男性翻译?我之前和他合作过,他对我们行业很熟悉,而且他严格区分工作和私生活,绝对不会妨碍你回酒店打游戏哦!”一位热心的年长同事由衷地为他排忧解难,并迅速自说自话地为他和那位男性安排了会面。

  虽然非常感激,但其实呢,对我来说……男孩子也可以哦?实际上见到那位名为“亚图姆”的男性后,游戏心里不禁浮起这样的想法。

  亚图姆的外表已经不能单纯用“帅”来形容,一种连带着内在特有气质的惊艳感简直是铺天盖地地迎面袭击过来,让游戏几乎当即就感觉到自己被晃晕了。幸而亚图姆朝他展露微笑后那股富有攻击性的气息立刻变得柔和甚至温和了起来,游戏才得以与他正常地开始对话,而这之后一进入工作状态游戏就非常放松了。

  正如同事所言,亚图姆在他们这个领域经验丰富,对游戏一些非入门级的提问仍能对答如流;除此之外,谈吐也非常得体。游戏很满意,认定了他就是自己在寻找的帮手,当场就与他确定了雇佣关系。

  本来共同工作一个月的时间应该会如流水一样自然过去,然而随着时间推移,游戏越来越疑惑自己当初的选择是否正确了。

  游戏自认自己当然不是对亚图姆一见钟情了。对方给他的第一印象的确惊为天人,甚至至今在看到对方时心头仍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悸动,但比起这些,亚图姆沉稳得体的言谈举止之间散发的人格魅力、透露出来的各种相似的观念,还有他看着游戏时那种引人误会的温柔视线,才真正让游戏逐渐确认自己对他抱有超越了短期工作同伴的感觉。

  作为一个觉得女孩子和男孩子都不错的人,游戏倒没生性保守到认为绝对不能由工作展开某些罗曼史,但游戏隐约感觉到这样的模式并不适合他们。像其他雇主那样向自己的翻译发出邀请的话,之后事情会变成怎样呢?

  亚图姆本人是不是反感这种事呢?毕竟他是那么区分工作和私生活啊。

  “武藤先生,您怎么了?”

  直至亚图姆的脸明显往自己这边凑近时,游戏才如梦初醒般发现自己竟然不自觉地盯着人家看了那么久,随即又因为亚图姆的举动整个人都僵住了。

  “难道是发烧了?您的脸好红,”亚图姆难得露出了微微皱眉的样子,还直接抬起手来覆盖住游戏的额头,“您这两天工作量太大了,还吹了不少冷风,今天就早点休息吧。”

  啊、啊——?!游戏倒吸了一口气,竭尽全力才把蹦到喉头的惊叫压下去,心跳速度爆炸式增长,眼前一片花火。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听到了他吸气的声音,亚图姆放下手来,脸上的表情并不像刚刚那么从容,“……热度正常。”

  游戏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回应,犹豫之间电梯发出了到达目标楼层的提示音,游戏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和住在上面楼层的亚图姆道别后走出电梯的,又或许他根本没有道别,他已经大脑一片空白了。

  之后洗完澡躺在床上打算通关的时候心思早已经不在游戏机上面了,所操纵角色的血量告急,游戏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异常亢奋,在床上滚了好几圈都无法冷静下来。

  本来他的理想帮手就应该严格区分工作和私生活,现在他却不禁一遍又一遍地在脑海里回放刚才在电梯里亚图姆对比平时明显越界了的、自然流露的体贴关怀,甚至想象假如自己当时反应更妥当一点的话事情会演变成怎样。

  ……亚图姆对他,应该不是全无感觉的吧?

  游戏在睡前决定,这次工作结束后最起码也要以非雇主、武藤游戏本人的身份邀请对方吃一顿饭,至于之后的事……顺其自然吧。

  心怀美好的愿望,工作也圆满结束,和外国友商告别后只剩游戏和亚图姆两人走在街道上,轻轻扫在身上的微风清凉,游戏却觉得自己的脸高温不下。

  他一边打着腹稿,一边默默劝自己鼓起勇气,告诉自己经过路边五棵树后就开口,结果十棵从他身边掠过了,他都还没想好要怎么精确地传达自己的心情,同时也没留意到身旁的人也一直沉默着。

  最后是亚图姆的电话铃声打断了寂静。

  游戏听不懂亚图姆用来讲电话的语言,但从他的表情可以判断出他从接起电话到挂断的过程中经历了惊讶、无奈和担心等心情——会是谁呢?令亚图姆如此在意的人。

  亚图姆放下电话后难得露出了略微焦虑的表情,对他说:“抱歉,之前的一个客户正好也在附近,他需要我过去帮忙处理一点私事,可能需要比较长时间,你先自己回酒店吃饭吧,如果有什么问题记住给我打电话。”

  “啊……没、没事的!亚图姆不用担心,”尽管一瞬间失落就笼住了心脏,游戏还是强颜欢笑地答道,“我自己一个人也可以的。”

  “那……我走了。”亚图姆一边拦计程车一边还朝着游戏的方向在耳边做了个打电话的手势,游戏没注意到他这是希望自己记得有事就找他的叮嘱,甚至没察觉到对方对自己说话的语气已悄然改变,他的注意力已经完全无法集中在别的地方了——他从亚图姆向司机报的地址中听到了某个熟悉的词语。

  他不会这个国家的语言,只是多亏了之前那位爱分享桃色经验的同行业老前辈,游戏还是听懂了这个词语。

  亚图姆要去的地方,正是当地著名的红灯区。

  那个客户和亚图姆之间是什么关系,令亚图姆要去声色场所为他解决私事,而私事又是指什么?

  过往酒会上听到的那些风流韵事陆续从记忆中尘封的角落爬出来,游戏有点惊讶自己竟然还记得这些东西,现在还不受控地把亚图姆的脸代入其中。

  心里的天使和恶魔竞相给他灌输各自的观点。天使大声说相信亚图姆对自己有好感,恶魔则不屑地说这不妨碍他有其它艳遇;天使又说亚图姆不是这种类型的人,恶魔直接指责他根本不了解私下的亚图姆……争辩到激烈处游戏只觉烦不胜烦,把他们都塞进了脑海里眼不见为净的角落。

  为什么要为亚图姆的事情那么烦恼?他并没有对亚图姆一见钟情,之后相处下来不由自主地欣赏对方,也一定是因为很少有人可以抵抗那么优秀的人的魅力。假以时日,只要他们慢慢淡出彼此的视野,现在这种意乱情迷的感觉也会逐渐离去。

  对亚图姆产生这样的感觉恐怕是难免的。对方长得那么帅气,身材那么性感,气质那么独特,工作能力又那么强,无论有多么受欢迎都不为过。即使是像他这种只共同工作过一段时间的雇主,都忍不住……慢、慢着,为什么想着想着又回到原点了?

  游戏一路慢慢走回了酒店,一人晚餐味如嚼蜡,之后还无知无觉地去了亚图姆房间所在的楼层,就这样傻站在他的房门前放任自己各种乱七八糟的思绪在心里打架,不知不觉间竟然把住客等回来了。

  “游戏……你怎么在这里?”在自己房门前看到他的亚图姆明显很惊讶,“我刚刚在楼下看到你的房间没有光,还以为你已经睡了。”

  看,又来了,都是因为亚图姆总是用这种温柔的目光看着他,后来还时不时表现出一副很关心他的样子,才令他一步步陷进了这场恋爱的错觉。

  “我们的雇佣关系,从今天下午工作完了之后就结束了对吧?”

  似乎没想到他会突然提起这件事,亚图姆愣了一下,随即纠正道:“准确来说,要明天回到国内机场才算结束,毕竟我的旅途费用和安全是要你们公司负责的。”

  “但、但是,现在是下班时间,起码……”游戏不知道亚图姆怎么突然这么在意这种细节,话说到一半怎么也说不下去了。

  还有很多没弄明白的事情,像一根细细的针,轻易就戳爆了他那像气球一样在短时间内膨胀的冲动。

  他刚想为自己的无礼道歉并迅速离开就感觉到自己的手被抓住,然后整个人被拉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对方不待他反应过来就落下了火热的吻。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不在计划之中,却不令人意外。

  游戏描述不出自己在整个过程中到底是什么心情。

  倒不是完全没感觉到快感,但比起去在意亚图姆的技巧以及自己的反应,对方身上清爽干净、明显不为他人所触碰过的气息竟然更吸引他的注意力。而这个发现更是混杂着无法忽视的喜悦使各种各样的复杂心情变得混沌无解。

  这样的无措感让他不由自主地紧抓住对方。

  第二天一大早的航班和由此带来的紧凑行程帮手忙脚乱的他们免去了不少冲动褪去后的尴尬。但是,表面上不谈及这件事、好像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内心却没办法做到这样。

  一上飞机就立即藏在颈枕和眼罩背后的游戏觉得自己的鸵鸟心态简直无药可救。

  自己到底在做什么呢,要放任这段经历变得与那些艳闻别无二致吗?如果今天过后,想再次听亚图姆说说话、甚至只是再见到亚图姆,都变成一种要找许多借口才能实现的奢望……

  眼看两人已经走出了机场,游戏无暇继续犹豫,凭着心里那股再次像气球一样膨胀起来的冲动一把抓住了身旁人的手,对方随即有点惊讶地转过头来看着他。

  “亚图姆,我……喜欢你!”相处时间很短,但我还是不能自拔地喜欢上了你。所以,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要每天都能看到你,听到你的声音,触碰到你,未来还有很多很多事,都希望有你在身边。

  那一刻脑海中闪过了很多话语,但这最简单的几个音节就已经令游戏竭尽全力。周遭车水马龙的声音和背景的人群仿佛都不存在,他的双眼只能看到亚图姆,他的双耳只准备接收亚图姆的声音。

  他自以为在告白的瞬间已经把亚图姆可能会有的反应都设想了一遍,但对方的反应还是出乎他意料了——亚图姆先是露出了无法掩饰的惊讶表情,紧接着脸以肉眼速度可见的速度开始泛红,随即他自己也意识到了似的迅速用手虚掩住面部,然后游戏听到他略显颤抖的声音:“……是真的吗?”

  游戏还没想好要怎么回答他这个问题,他就顾不上脸红握住了游戏的肩,“你不回答的话,我就当真了,还会很高兴哦?”

  游戏有点呆住,条件反射地点了点头,下一秒就被他按进怀里了。

  亚图姆没有照着字面直接回应,这意外的反应却让游戏更直白地感受到了他喜欢自己的程度。难以置信的感动与惊喜令游戏一阵颤抖,而后小心翼翼地回抱住了他。

  而拥抱着游戏的亚图姆,此时脑海中的暴风比游戏想象的还要狂烈得多——他对游戏的感情起源于很多年前,游戏的面试更不是他们第一次见面。

  游戏已经忘记了他,但他们的确曾经在数年的时光里每个早晨都乘同一辆巴士去上学。

  记不清开始在意游戏的准确时间和原因了,可能是很自然地记住了熟面孔,可能是因为观察这个体型娇小的同级生慢慢长大的过程太有趣,又可能是因为某一次对方气喘吁吁地跑过来追上自己还捡获的钥匙时笑容太难以忘怀……

  一开始没想过要去接近他,以为只要知道他存在于自己身边就够了,直至后来再也见不到他、不得不在日复一日落空的期待中承认他已经转学或者搬家的事实,亚图姆才发现自己留下了多大的遗憾,很多年后偶尔想起对方还是忍不住有点后悔。

  然后,某一天竟然在新闻上看到了这位曾从青春期的自己身边溜过的男孩子。他可爱的外表多了成熟稳重的气质,但亚图姆还是一眼认出了他,也由此得知了对方的名字叫武藤游戏,而且已经在他自己的行业中变得十分耀眼了。随后,亚图姆鬼使神差似的开始在空闲时间里学习对方领域的知识,也接了不少相关的工作、积累了经验和人脉,不知不觉间离对方越来越近。

  至于真的幸运得到走近对方的机会后自己的心情、实际与对方相处过后内心的巨大触动,还有以为对方只把自己当做一夜风流的对象后又暗自制定了多少更进一步的计划,游戏更是一无所知。

  不过,今后一定,有机会慢慢把这些全部告诉他吧。

  而现在,他只想吻他,确认对方再也没有机会从自己身边溜走。






  “对了……你那个客户找你到底什么事啊?”

  “……你还在在意这件事啊?”


FIN★

评论(16)
热度(120)